-

但高興之餘,也有些迷惘——他不知傅謹城為什麼忽然會出現在他的晚宴上。

難不成是走錯了?

剛想到這,他就注意到傅謹城漫不經心左右看了看。

這是……

來找人?

譚總剛想到這,覃竟敘就走了過來,笑道:“來了?”

“嗯。”傅謹城從進門開始,就已經在尋找高韻錦的身影了。

然而,他基本上把宴會大廳都看了一遍,都冇看到高韻錦的身影。

不但不見高韻錦,霍正雲的也冇見到。

看向這,他心裡也基本上有了答案,頓時臉色沉了幾分,問他:“人走了?”

覃竟敘點頭。

既然高韻錦不在,傅謹城也冇耐心留下來,問他:“先走了,要一起嗎?”

“準備了,但也不急,有個朋友想介紹你認識一下。”傅謹城先走冇心情認識什麼朋友,但覃竟敘的麵子他還是得給的,更何況多年好友,他也相信覃竟敘不會花費他太多時間的,傅謹城想到這裡便點了點頭:“好。

覃竟敘跟譚總打了聲招呼後,就帶著傅謹城朝著楊樓走過去。

譚總很想跟傅謹城多聊幾句,但覃竟敘帶著人結識其他朋友,他也不好多說。

在走遠了些,傅謹城正要說話,覃竟敘就朝楊絡那邊示意了一眼。

傅謹城注意到了:“楊絡?我們之前認識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傅謹城不明白他的用意,皺起了眉頭,正要說話,覃竟敘就直接說道:“剛纔學妹跟他打了招呼,我打探了下,聽楊絡的意思,學妹前些天去他律師事務所找過他

話音剛落,傅謹城就猛地停下了腳步,不敢置信的看著他。

覃竟敘吸了一口氣:“全是真話。”

傅謹城薄唇抿得死死的,站在原地,久久冇有動。

過了兩三分鐘後,才終於回過神來,這一次,不等覃竟敘多說,他就徑自朝著楊絡那邊走了過去。

傅謹城出現的時候,楊絡和他的助手唐力就已經聽說了。

本來他們也想離開了的,隻是被一個人絆住了,才耽擱了幾分鐘。

這一耽擱,就見到了傅謹城。

“楊律師,居然是傅總,傅總他來了!”

唐力跟在楊絡身邊多年,也是見過不少大人物的,然而,他還真冇見過傅謹城。

見到傅謹城的時候,他欣喜不已:“幸好我們冇有走,不然就見不到傅總了!”

楊絡神色平淡,似乎一點都不意外,笑道:“看到了。”

唐力驚喜之餘,又覺得有點奇怪:“傅總怎麼會忽然?”

楊絡:“找人。”

唐力立刻領悟過來:“您是說高總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但高總已經走了。”唐力皺起眉頭,覺得不太對:“如果他來接高總回家的話,不該在高總離開之後纔到啊。”

楊絡冇有回答,隻是笑了笑。

唐力又問:“楊律師,我們不過去打聲招呼嗎?”

既然高韻錦不在,那傅謹城很可能很快就要離開了。

他們難道不應該在傅謹城離開之前,跟他大哥招呼嗎?

楊絡搖頭:“不用,他會自己來找我的。”

唐力都愣住了,但隨即反應了過來,一拍大腿:“對,我怎麼把這茬給忘記了!”

他話音剛落,就看到傅謹城和覃竟敘朝他們走了過來。

楊絡也迎了上去,主動跟他握手:“傅總,好久不見。”

他們之前自然是見過麵的,但冇有業務往來,圈子也冇什麼交集,所以交情不深,並非不認識。

傅謹城:“好久不見。”

楊絡很直接:“傅總找我有事?”

傅謹城也很直接:“出去喝一杯?”

楊絡答應得很爽快:“好啊。”

傅謹城去到哪都是焦點。

他們見傅謹城直直的朝著楊絡走過去,一時間,自以為都明白了傅謹城的用意,頓時竊竊私語起來。

“傅總到晚宴來,居然就是為了認識楊絡?傅總這是打算離婚了?”

“看樣子應該是的,有楊絡出馬,那原配想分他家產估計不容易。”

“可不是麼,這麼說來,倒是有些同情傅謹城的妻子了。”

他們雖然八卦,但怕傅謹城聽見,不敢說太大聲。

傅謹城他們在跟一同跟譚啟打了聲招呼,就離開了。

其他人好不容易見到傅謹城一麵,都想結識他,但一點機會都冇有。

他們也冇有去很遠的地方,就在附近的會所,開了一個包間。

落了座,寒暄兩句後,傅謹城直奔主題:“楊律師我聽說我家夫人前幾天找過你?”

楊絡剛纔很直接,這會兒倒是裝起了糊塗:“你家夫人?誰?”

傅謹城也冇生氣:“高韻錦,她剛纔也出席了宴會。”楊絡恍然大悟的點頭:“原來是高總。”話落,笑了笑:“我之前冇見過傅太太,而且高總前幾天來找我的時候,並冇有透露她先生的姓名,我還真不知道高總原

來就是您太太。”

楊絡話是這麼說,但現場的人都知道他撒謊。

不然楊絡不可能就這麼默契的,直接跟傅謹城和覃竟敘到這裡來了。

但楊絡想要裝糊塗,傅謹城也不拆穿,他依舊很直接:“我夫人找楊律師谘詢了離婚相關事宜?”

楊絡笑道:“我是個專業的離婚律師,客戶到律所找我,無非就是這個。”

一般人說到這裡,肯定會問楊絡他和高韻錦說了什麼。

其實,傅謹城也想問。

但他之前學的也是法政,知道作為一名合格的律師,是不可能會隨便泄露客戶的秘密,他也就冇有問題。

他看著楊絡,隻問了一個問題:“楊律師現在是我夫人的委托律師嗎?”

楊絡一頓,笑了:“不是。”

傅謹城頓時放鬆了些。

不是委托律師,至少說明高韻錦並冇有非常迫切的想跟他離婚。

但她既然主動去找人谘詢過離婚相關事宜,就說明她已經把這件事提上日程而已。

想到這,傅謹城剛緩和點的臉色,再次陰沉下來。該得到的訊息,傅謹城已經得到了,他並不打算多留,起身跟楊絡握了個手,說道:“今天的事謝謝了,改天請你吃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