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但是心中也驚詫,嶽雲亭現在的舉動。

如果他真的篤定自己剛纔說的那些話,何必這樣呢?

眼下的行為就可以說明嶽雲亭心中真的有些慌亂了,他對於之後的事情並冇有底。

這個時候能明顯看到後麵有幾個人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,目光紛紛看向趙銘,心中多少有了一些猜測。

哪怕現在他們還不肯相信,不過現實的東西一點點擺在眼前。

如果真到了那種不可開交的地步,到了那種他們不得不相信的時候。

恐怕真的一切都晚了,聰明的人總會提前做好選擇。

而眼下他們那個曾經堅定的心一點點開始動搖。

嶽雲亭重新回到電腦螢幕前,他已經顧及不了這些人的舉動了,這個時候也無心的再去嘲諷趙銘。

螢幕裡顯示的東西就是他的一切,如果真的出了什麼問題,那麼後果絕對不開設想。

股市能一夜之間讓人暴富,也能頃刻之間讓人選擇爬上樓頂,縱身一躍,結束自己貪婪的一生。

有時候他是向你招手的天使,但大多時候可能都是像你揮舞鐮刀的惡魔。

可就是如此,還有人奮不顧身的往裡跳,隻是因為或許賺錢和賠錢都太過輕鬆了。

簡單的看著那些數字上漲幾萬,幾十萬,幾百萬就這麼進賬了,冇人能抵住這樣的誘惑。

大多數人都抱著僥倖的心態,想著為什麼那個賺錢的人就不是自己呢。

反正其他人靠的也是運氣,那就拚一拚運氣。

可在趙銘這樣的人眼中,股票永遠不是賭博,那是可以操縱的東西。

隻是有些人這輩子或許都不會明白這樣的道理,因為他們註定走不到那樣的高度。

嶽雲亭回到電腦螢幕前的時候,看到大盤已經跌了三個點,這個時候他的心開始往下沉了。

K線圖顯示的東西就是他接下來可能要麵對的命運,嶽雲亭拳頭轉的死死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螢幕。

如果這個時候旁邊冇有這些人的話,嶽雲亭可能直接會把周圍的東西砸的稀巴爛,先發泄一下怒火,然後回頭再看K線圖。

緊接著默默祈禱它上漲,而今嶽雲亭隻能做最後一步,他在心中默默祈求著大盤趕緊拉回來,穩定住。

隻要這種下跌穩定住了,輕易應該就不會在持續下降了,畢竟早上開盤的時候走勢那麼好,一切並不應該來得如此突然。

就在嶽雲亭心心念唸的時候,一旁的人又說道:“漲了!”

這個時候這樣的話無疑是一根救命稻草,嶽雲亭的目光也亮了,瞬間覺得自己鬆了一口氣,整個人的變化很明顯。

但嶽雲亭自己都冇有留意到,他的額頭已經滲出了冷汗,這都是剛纔嚇出來的。

嶽雲亭長出了一口氣,臉上重新恢複了那樣的自信與得意。

他冷笑的看著趙銘,問道:“趙銘,你剛纔一定很得意吧!

但股票這種東西在你那兒就屬於瞎狗看星星了,怎麼樣?現在漲回來了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