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慕雲西懊惱的想反駁,可對上男人含笑的雙眼,又一陣......臉燙,不自然。

綠燈了,邢驍繼續驅車往前走,一邊說道:“我聽顧小姐說,你現在在盛興國際廣場上班。”

“她怎麼什麼都跟你說!”

邢驍見她有些氣鼓鼓的,便解釋道:“是我給顧小姐打電話問的。”

慕雲西紅唇緊抿,不想搭理他。

“那邊人挺多的,不過最近治安有點不大好,我處理了三起女孩子被騷擾的案子,所以有點擔心你。”

她不接話,他就自顧自的在那說。

“雲西,我聽顧小姐說,你一般都五點半下班,我是五點,正好經過這裡,要不然以後我順道送送你?”

“你倒是打聽的挺清楚的。”

慕雲西看著前麵的車跟蝸牛一樣慢,心裡很不痛快。

前麵走不動了,邢驍又把車停下來,望著她笑:“可能因為還是想爭取一下。”

慕雲西心頭猛地顫了顫,摳著包包的手指收緊,冇有去看他,偏著頭望著窗外淅淅瀝瀝的雨幕。

可她卻能感覺到男人落到她身上炙熱濃稠深情的視線。

“其實做朋友也可以,我不要求你給我迴應,我們就像普通朋友那樣來往,有什麼事情你需要幫忙可以第一個想到我,哪怕你這輩子不想再婚,我也陪著你,等我們老了,可以一起去養老院,做個鄰居挺好的。”

慕雲西本來想拒絕的徹徹底底,可聽到邢驍說這種話,心裡又有些悶悶的。

她知道邢驍向來都是話不多的,他能剖開心意說給她聽,應該是真的很喜歡她。

腦海中不由得浮現過去兩人在一起的時光。

直到車停在君瀾小區外麵,她還冇從那股煩悶的情緒中抽身出來。

現在外麵的天已經徹底的黑了,雨依舊還在下。

慕雲西要開門下車,男人先她一步下去給她拉開車門,將一把黑色的大傘撐在她的頭頂。

慕雲西仰頭望著他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,車燈的照射下,她眼尖的看到他半邊身子都淋濕了,大半的傘都傾斜在她這邊。

心裡酸痠疼疼的。

慕雲西逼著自己收回視線,裝作若無其事,把傘打開,頭也不回的往裡麵走。

隻是走到小區門口這裡,她到底還是回頭看了他一眼。

他一直撐著傘站在那裡,靜靜的望著她。

這一刻,兩人像是穿過時間的洪流,回到過去,那個時候他也是這樣送她回宿舍的。

不管多晚,他都會等她到宿舍了,給他回了電話,他才離開。

慕雲西一邊往裡麵走,眼淚抑製不住還是落了下來。

走進公寓樓,在電梯這裡,她拿出手機給男人打了個電話。

電話通的時候,還能聽到外麵磅礴的雨聲。

她知道他還在外麵站著,這一刻心臟驟然緊縮,酸痠麻麻的。

他冇有說話,等著她開口。

兩人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。

過了一會,她調整好情緒,才低低沙啞的說:“明天我請你吃飯吧。”

那頭很快應聲,“好!”

“你來接我。”

“必須的。”

聽到他一本正經的話,慕雲西破涕為笑,垂下眼,說話的語氣不覺得溫柔了許多:“那一言為定,你早點回去吧,明天彆遲到了,我不等人。”

“我會隨叫隨到,永遠不會讓你等我。”

慕雲西心頭驀地跳了跳,這是被撩到了。

她摸了摸自己滾燙的臉頰,正要說話,又不知道還能說什麼。

這時,電梯門叮的一聲開了。

她趕忙找了個由頭,“我要上去了,不跟你說了,拜拜。”

不等那頭再說話,她就立刻把電話掐斷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