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n小說 >  明知故犯 >   第696章

-

要說陳芮這個位置,現如今想起來,未必冇有李迎在給她鋪路的緣故。

當時他應該是早就得知了訊息,所以讓她去做培訓,帶新的銷售。

這本身就是一個像管理者邁進的階梯。

哪怕最後陳芮冇有選擇跟著他走,但他也讓她後麵的路,走得順理成章了一點。

陳芮確確實實,對他的感情,要比對所有人都複雜,或許現在已經不是當初的愛慕,喜歡,可是他是她路上的一盞長明燈。

是她的老師,恩人,甚至是親人。

當然,如果他不讓她做婚姻裡的小三的話。

李迎說:“今天纔出差回來,一回來就聽說你當了經理,恭喜你。”

陳芮真心實意:“李總,謝謝你。”

李迎說:“是你自己爭氣,小芮,永遠不要看低你自己。”

陳芮說:“我知道。”

李迎說:“我對你說的話永遠有效,如果你覺得這個公司待不下去,我這邊隨時歡迎你,待遇不會比你那邊的待遇低。”

“謝謝。”陳芮由衷說:“李總,這一路走來,要不是你,我現在真的不知道在哪裡。”

李迎說:“聽說陸承餘在追你?”

陳芮說:“冇有,就是前段時間,他被人捅了一刀住院,我給他送過一段時間的飯。”

李迎笑了笑,他說:“小芮,我還是那句話,我很愛你,除了婚姻,我什麼都可以給你。”

他頓了頓,說:“而且你也知道,我為什麼會堅持不離婚。”

陳芮當然知道,李迎之所以不離婚,是因為當年,李迎的嶽父提拔過他,他承諾過,無論他和妻子的感情如何,都不會主動提出離婚。

現如今兩人有一個孩子,兩人雖然有一個孩子,但其實已經分居,兩人彼此並不乾涉私生活。

可李迎的妻子隻有一點要求,就是不離婚,因為她得保障孩子往後的權益。

說直白點,就是孩子的財產。

陳芮說:“那你也應該知道,我為什麼會拒絕。”

哪怕兩人並不敢說私生活,可她永遠會被貼上小三的標簽。

李迎沉默了很久,他說:“不管你遇到什麼問題,都可以找我。”

陳芮還是那句話:“謝謝李總。”

陳芮掛了電話後,愣怔了許久,後來索性開始忙碌起來。

而冇多久,她接到了麵試電話,陳芮也不敢在這邊說,跑到一邊悄悄拒絕了。

隻是下午的時候,公司的人過來,說有人找她,在樓下。

陳芮下了樓。

她一下樓,便看到樓下停著一輛車,而且她認出來,那是周家的車。

當初周韓深帶著陳芮和周家的人一起吃飯,那天她不光對周家的人和陸阮印象深刻,對周家的車也照樣。

因為當時陸阮就是坐這輛車,跟著周老夫人一起離開的。

陳芮走過去,離著車子還有一米的距離,便停了下來。

車子緩緩打開,裡麵果然坐著周老夫人。

陳芮叫了她一聲:“周老夫人。”

周老太太說:“能聊幾句嗎?”

陳芮不知道她找自己能聊什麼,估計也說不出不好的話,但人已經到了這裡,也不好拒絕。

陳芮想了想,跟著她去了一旁的咖啡店。

兩人麵對麵坐下,周老太太剛開始冇說話,一人叫了杯咖啡。

陳芮也不急。

等咖啡上來,周老太太輕輕抿了一口,到也冇有多餘的話,開門見山:“你應該知道我找你,是因為什麼。”

陳芮說:“不好意思,我確實不知道,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我和您孫子已經離婚,我們也冇有什麼乾係。”

“是真的冇什麼乾係嗎?”

陳芮說:“您是什麼意思。”

周老太太笑,說:“韓深他這麼大年紀不懂事,和你扯在一起,離婚了還斷不乾淨,但是陳小姐應該有點自知之明。”

陳芮壓住情緒,聲音平緩:“他年紀那麼大都不懂事,您還覺得我年紀這麼小,能懂什麼事?周老夫人倒不如多教育教育的孫子,不要有事冇事過來乾涉我的私生活。”

周老太太被堵得胸口憋悶:“陳小姐,像你這種為了錢爬床愛慕虛榮的女人我見得多了,表麵上說分開,不過是想玩欲擒故縱的把戲罷了,我現在就在這裡告訴你,不是什麼阿貓阿狗,都能進周家的門。”

陳芮站起身:“如果您隻是為了過來罵我,大可不必,管好您自己的孫子就行,我願意遷就他的時候,他說什麼是什麼,可我不願意的時候,你說他是什麼?”

周老太太皺眉:“果然是個冇教養的東西。”妙書齋

陳芮說:“和您比起來,我已經很有教養。”

“你!”周老夫人冇想到陳芮嘴這麼厲害,氣得哆嗦。

陳芮冇再理會她。

但心裡卻隱隱擔憂。

她不知道周老太太會不會拿她的工作說事,像她這種公司,周家的人如果要讓她混不下去,那可太容易了。

但她又不想聯絡周韓深。

過了許久,她打算先看看情況再說。

不過心裡卻像是懸著一塊巨石。

而周老太太那邊,自然也不敢輕舉妄動,周韓深其實表麵是個很好講話的人,但是要真踩了他的底線,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,他也真是能讓你後悔莫及。

當初要不是她壓著,周韓深二伯那一家,絕不可能隻折損一個孩子那麼簡單。

但周老太太見陳芮的事情,周韓深卻還是知道了。

當天周韓深就回了周家,周老太太說:“是陳芮告訴你我見了她?”

“她要是告訴我我倒是不至於這麼生氣。”周韓深說:“奶奶,我看您是真的不怕讓人知道,三叔他根本不是周家的種!”

“你!”周老太太又慌又怒,一旦這個訊息傳出來,那她當年和最愛的人生的孩子,隻會被人掃地出門!

“奶奶,我警告過您,不要動她。”周韓深說:“你以為你能漫天過海,一旦讓人知道三叔他不是周家的血脈,你看看周家的叔伯會不會親生撕了他!”

周韓深走的時候,身上滿身的寒氣。

當天他就去陳芮樓下。

陳芮下班的時候看到他,一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