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上葉翎韻都沒有發現任何妖獸的痕跡,這實在是太不尋常了。

看了眼赤炎“你用威壓了嗎,爲什麽一個魔獸都沒有?”

“沒有啊。”赤炎巨蟒茫然的看著她,她不是說要歷練嗎?他就把自己的威壓收起來了。

葉翎韻眉頭皺得更深了“你是想進霛獸空間還是想在外麪呆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