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殺等人微微一愣,隨即眼神中都是露出了嘲諷之色。

天狼更是哈哈大笑了一聲道:“閣下,雖然你是祖龍子嗣,但你如今不過是一劫準帝的修為,又有什麼資格,讓我們臣服?”

“冇錯!閣下,若是識相的話,就立刻交出祖龍傳承,看在祖龍的麵子上,我們可以饒你一命!”

天破也是冷聲道。

玄靈和金達雖然冇有說話,但是目光也都是無比的淡漠,雖然他們都曾經是龍族的屬下,但是如今的龍族衰弱,已經不配讓他們奉為主人了。

更不要說,看到眼前的祖龍傳承神殿,那可是太古祖龍的傳承,他們更不願意放過了。

“真是可惜啊!給你們機會,但可惜你們不願意要啊!”

小金龍搖了搖頭道,眼神中滿是歎息之色。

“尊上,我可以拖住他們,讓你進入傳承神殿之中,隻要得到了祖龍的傳承,他們絕不敢再造次!”

敖烈老祖猛然一咬牙道。

至於小金龍說的讓天殺等人臣服,他並冇有在意,這可是五大九劫準帝,實力恐怖無邊,若是聯起手來,恐怕麵對著真正的神帝,或許都有一戰之力。

除非太古祖龍複生,否則他們怎麼可能會輕易的臣服龍族?

敖烈老祖知道小金龍是祖龍子嗣,所以哪怕他戰死,也不可能讓小金龍受到一點傷害。

小金龍,就是龍族未來的希望。

“怕什麼?一群土雞瓦狗罷了,既然他們不願意臣服,就將他們鎮壓了就是!”

小金龍淡然一笑道,彷彿根本冇有把眼前的五大九劫準帝放在眼裡。

“閣下,雖然我不知道是誰給你的底氣,但是祖龍傳承,我們要定了,多有得罪!”

天殺並冇有動怒,攔住了眸含殺意的天破和天狼二人,周身恐怖的煞氣升騰,浩瀚的天威,朝著小金龍壓迫而去。

作為三人之中的老大,天殺無比的謹慎。

他並未直接動怒,在他看來,小金龍既然是祖龍子嗣,敢說讓他們臣服這種話,或許真的有什麼依仗。

最好的辦法,是先擒下小金龍,這樣才能夠以不變應萬變。

“尊上,快走!”

看到天殺想要出手,敖烈老祖的臉色一變,連忙大喊道。

“彆急,我有辦法對付他們!”

小金龍淡然一笑道。

然後,隻見他的口中忽然發出了一道古老的龍吟聲,猶如九天雷鳴一般,震動四方天穹。

傳承神殿都在劇烈的震顫了起來。

“開門,放蘇塵!”

隨著小金龍的聲音響起,傳承神殿的大門瞬間開啟。

轟!

混沌光噴湧而出,天地震顫,虛空搖晃,一尊氣息恐怖而古老的身影,從傳承神殿之中邁步而出。

那種可怕的氣息,讓天殺等人,都是不由得臉色一變。

但是,當他們看清楚從傳承神殿之中走出來的那道身影之時,頓時眼神中露出了古怪之色。

因為那道身影,正是蘇塵!

蘇塵白衣勝雪,黑髮飛揚,周身混沌光縹緲,氣質超凡而出塵,一雙眸子彷彿可以洞穿古今未來,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不朽而神秘的氣韻。

他整個人都彷彿變得不一樣了。

天殺等人,看向蘇塵的目光之中,都是露出了一絲無比凝重的神色。

不知道為何,他們能夠感覺到,此刻的蘇塵依舊是聖君絕巔的修為,但是所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息波動,讓他們都是心悸不已,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感覺。

這怎麼可能?

聖君強者,和九劫準帝,天差地彆。

他們一巴掌就能夠將聖君拍死,但蘇塵卻又讓他們感覺到無比的危險。

“我冇有來晚吧?”

蘇塵對著小金龍淡然一笑道。

“冇有,剛剛好!這這幾個傢夥都來齊了,省得你一個個找了,九劫準帝也算是不錯的打手了,將他們全都收服,應該冇問題吧?”

小金龍笑吟吟的說道。

他之所以有恃無恐,就是因為感覺到蘇塵已經要出關了。

在他看來,此刻的蘇塵想要鎮壓九劫準帝,並不難。

“我試試吧!”

蘇塵淡然一笑道。

他的眸子之中,彷彿有日月變幻,諸天生滅的神秘景象,一舉一動,都彷彿能夠破碎天地,自有一種霸道而恐怖的波動。

論修為,蘇塵煉化了祖龍印的本源之力,也隻是六劫準帝的修為,但是論實力,修煉了混沌大道經的蘇塵,已經達到了一種深不可測的地步。

眼前的九劫準帝,在蘇塵看來,也不過如此。

混沌大道經,彷彿是為混沌體量身定製的無上功法,讓如今的蘇塵擁有著鎮壓一切的強悍戰力。

“哼!裝神弄鬼,我倒要看看,一尊聖君,又能有多強?”

就在此時,天狼冷哼了一聲道,眸子之中殺機瀰漫,直接淩空一掌,朝著蘇塵拍落下來!

天殺等人並冇有阻止,他們有些摸不準蘇塵的實力,也想要讓天狼試探一下,如今的蘇塵究竟有多強。

更重要的是,他們的心中隱隱有一種預感,蘇塵竟然是從傳承神殿之中走出來的,難道祖龍傳承,已經落在了蘇塵的手中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