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英落姐姐?你們......”

他們怎麼會在一起?

“說來話長。”

雲梓琛臉色不佳,雲夢牽便看出這其中有事,於是下了自己的馬車,得到允許之後,才上了秋英落的馬車。

此刻秋英落已經穿好了衣裳,隻是臉上的傷痕卻是無法遮擋的。

雲夢牽看著秋英落臉上與雲夢蝶如出一轍的痕跡,頓時心驚:

“姐姐這臉怎麼了?”

秋英落原想朝她笑一下,可是嘴角一動便牽著傷痕,疼得鑽心。

一開口,眼淚便落了下來:

“都怪我,剛纔路過上將軍府,無意衝撞了大小姐......”

“衝撞了她,她就這樣對你?”

雲夢牽眉頭緊鎖,幾乎已經能想到其中原由。

秋英落也聽到了雲夢蝶與雲梓琛所言,她的臉是雲夢牽叫人打的,她其實是在利用她的事朝她撒氣吧。

可這又怎麼能怪雲夢牽?

秋英落勉強笑了一下,想要安慰雲夢牽:

“可能她心情不好吧......”

雲夢牽卻不忍再聽她說下去,愧疚地打斷了她:

“對不起英落姐姐,這事因我而起,是我叫人掌了雲夢蝶的嘴,她知道你我關係匪淺,你當初甚至還易容成我的樣子幫我逃走,所以便把氣撒在了你的身上。”

秋英落倒是有些驚訝:

“所以她臉上的傷真的是你叫人打的?”

雲夢牽慚愧地勾了勾唇:

“讓姐姐看笑話了,這樣的我,是不是有些窮凶極惡,與雲夢蝶也冇什麼分彆?”

“她怎能與你相提並論?無論你做什麼,我都相信你是事出有因。”

秋英落馬上否定了雲夢牽的說法,握住她的手安慰著。

雲夢牽感激地看向她:

“姐姐為何如此信我?”

“就憑你一個高高在上的郡主,還肯與我這個賤籍女子做朋友,就值得我相信。”

兩人相視著,半晌無話。

可彼此眼中的真誠卻將彼此受傷的心填得滿滿的,這種心意想通的感覺,讓兩人都激動不已。

雲夢牽笑著,一種幸福感油然而生,很奇妙。

馬車正好路過一家醫館,雲夢牽挑開幽簾看了一眼,說道:

“姐姐在此稍候,我去去就來。”

她叫人停下馬車,隨後親自下去。

不多時,拿了一盒金創藥回來。

把金創藥塞進秋英落的手中,雲夢牽說道:

“這是上好的金創藥,活血化淤不留痕跡,姐姐且收著,這些日子好好養傷。”

想了想,雲夢牽又問,

“要不要我去知會賀蘭先生一聲?”

她想,這種時候,秋英落應該更需要愛人的關懷與照顧吧。

可是秋英落卻斷然拒絕了她:

“不,不要。我不想讓他看到我如此醜陋的樣子。”

“姐姐明知道賀蘭先生的心思,他怎會介意?”

“是我會介意。即便不能與他在一起,起碼讓他記住我最好看的樣子。”

雲夢牽這才點了點頭,憐惜地看著秋英落:

“我懂。”

馬車行了一段路之後便停了下來,雲夢牽下車,請雲梓琛一定要把秋英落平安送回煙雨樓,她則乘坐自己的馬車,按原計劃去了宋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