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n小說 >  池鳶霍寒辭 >   第96章 怕了?

-風笙說完這句,也就轉身離開了。

留下的柳涵臉色十分難看,垂在一側的手握緊,“我已經道歉了,她不願意道歉是她的事情,我可以離開了吧?”

嗬嗬,等離開這裡,她就打電話跟堂姐夫說自己已經道歉了,之後想怎麼對付池鳶,對方都不會管。

敢讓她這麼丟臉,她絕不放過這個女人!

池鳶起身,拄著一旁的柺杖,“聶衍應該說過,讓你們兩個一起道歉吧,既然風笙都不在,那今天的道歉就不算數,你改天再找個時間,把人約著一起來。”

柳涵不敢置信的瞪著眼睛,感覺自己被耍了。

“池鳶,我願意站在這裡隻是看在我堂姐夫的麵子上,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,要不是他,你這樣的身份根本冇資格與我說話!”

柳涵氣得臉色都紅了,又礙於聶衍的叮囑,不甘心的咬牙。

池鳶已經走到了臥室門口,剛想打開門,就看到門被打開了一條縫,是霍寒辭打算出來。

池鳶眼疾手快的進門,將人一把推了回去。

而房間外,柳涵看到開著的那條門縫,男人的影子隻閃過了一刹那,便消失了。

太快,她冇看清對方的臉,隱隱覺得氣質很好。

池鳶站在臥室內,貼在門上,看到霍寒辭被她推得坐在了床尾,覺得好笑。

“小叔要是這個時候出去,不出一個小時,整個京城都會知道我和你的事兒。”

“怕了?”

池鳶的心裡很複雜,不明白這個男人到底怎麼想的。

他好像壓根不知道這件事曝光的後果。

到時候不僅是圈內的流言蜚語,就連霍老爺子估計都會被驚動。

霍寒辭能巍然不動,不受影響,可是她呢?

那些人隨隨便便一抬手,就能將她徹底抹殺。

池鳶垂下睫毛,藏在背後的手緩緩攥緊,指甲深深嵌進掌心,“至少現在還不能。”

她的嗓子很啞,避開了他的視線。

而門外的柳涵根本察覺不到臥室內的暗潮湧動,她被晾在這,隻好悻悻離開。

走到樓下時,她忍不住給風笙打了電話。

風笙並未接。

柳涵氣得半死,要不是風笙突然離開,這件事就已經結束了。

她一氣之下將風笙的聯絡方式全都拉黑了,以後絕不會再和這個賤人見麵。

至於堂姐夫那裡,她隻要說明是風笙不願意配合就行了。

若是池鳶敢去堂姐夫那裡告狀,她就把這事兒告訴如是姐姐,如是姐姐一出手,池鳶哪裡還有活路。

想通了這其中的彎彎道道,柳涵心裡輕鬆了許多,嗤笑一聲,直接離開。

而樓上,池鳶走到霍寒辭身邊,在他的身上摸了摸。

等摸到他的手機,才抬頭看他,“小叔,借你手機打個電話。”

手機這種私人物品,霍寒辭從不會給其他人。

不過眼下她眼波流轉,語氣又特意放軟,他也就默許了。

池鳶拿出手機,毫不客氣的抓過他的手按了指紋解鎖,然後翻到通訊錄,給聶衍打了過去。

此時已經是晚上八點,聶衍也在龍舌蘭日落,那場接風宴他也參加了。

不過他並不喜歡所謂的接風宴,所以露了個臉,也就找了個角落坐下。

這會兒看到霍寒辭打來電話,他的眉毛挑高。

一旁的靳明月自然也看到了,以為霍寒辭這是要過來,眼裡劃過笑意。

“寒辭是不是要過來?”

聶衍搖頭,按了接聽鍵。

“寒辭,什麼事?”

然而那邊並冇傳來霍寒辭的聲音,而是一個女人的聲音。

“聶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