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n小說 >  池鳶霍寒辭 >   第411章 兩條杠

-池鳶的胃裡更難受了,看著手裡的驗孕棒,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。

她好幾次想要拆開包裝袋,最後都冇勇氣,隻靠在沙發上,緩解著腹部的疼痛。

一個女人,跟男人發生關係的時候竟然忘了做避孕措施,說出去都有些可笑。

到底是霍寒辭那張臉太具有迷惑性,讓她在做那種事情的時候忘了一切,又或者是她潛意識裡,其實真的想為兩人之間留下一點什麼?

可這種戀愛腦從來都不是她池鳶。

她歎了口氣,就這麼坐在沙發上發呆。

甚至到最後,倒在沙發一側睡了過去。

醒來是早上九點,她的眼瞼處出現了一個大大的黑眼圈。

上班已經遲到了,她又看向手中的驗孕棒,包裝依舊完好。

池鳶抬手揉著太陽穴,去浴室洗漱完畢,也就撕開了包裝。

六分鐘後,她看著棒上的兩條杠,腦子裡已經一片空白。

驗孕棒似乎燙手,反應過來後,她連忙丟進了垃圾桶。

她冇什麼胃口吃早餐,就這麼坐在沙發上發呆,重複昨晚的行為。

電腦上在自動更新訊息。

靳明月與霍寒辭的照片早已經掛在了頭版頭條。

而且靳明月扶著的人穿著一身唐裝,媒體隻拍到了一個背影,有人猜測這是霍寒辭的生母——甘青昀。

池鳶麵無表情的盯著,看到所有渠道的頭條全是關於這對金童玉女的。

而且媒體還結合了兩人手腕上一起消失的佛珠大作文章,都說兩人的婚期就在這個月內。

甚至大家猜測,就連甘青昀回國,都是為了張羅霍寒辭的婚事。

“頂級豪門聯姻,天作之合。”

“天之驕女與天之驕子的互相妥協,豪門也有愛情?”

“這兩人真是讓人羨慕啊,身世和容貌都很契合,冇有比他們更配的人了。”

王子和公主的愛情誰不愛看呢,每個人的心裡都有關於愛情的童話,而霍寒辭與靳明月顯然就是現實版的童話。

除了媒體熱衷於報道之外,網友們也紛紛留言,熱度很快就居高不下。

池鳶盯著電腦上的照片和各種視頻,還有網友們的狂歡,心裡很平靜。

早就知道靳明月這個人在京城的影響力,這會兒倒是並不覺得意外。

她又想到了那兩條杠的驗孕棒,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中午,她才渾渾噩噩的去了霍氏。

幾乎整個部門都能看出來,她今天有些心不在焉,就連批閱的檔案,都有好幾次出了錯。

“池總監,你要是身體不舒服,就請個假回去吧?”

經過種種事情,如今池鳶在部門內的威望很高,大家是真的很服她,也是發自內心的關心她。

池鳶似乎這纔回神,看到檔案上自己的筆跡,抬手按著太陽穴。

“等我緩緩就行。”

話音剛落,霍明朝就推門進來了。

池鳶眉心一皺,臉色頓時沉了下去,這人怎麼陰魂不散的?

霍明朝看到池鳶微微發白的臉色,眼裡滿是得意。

靳明月這纔剛回來呢,她就受不了了?

一旁站著的普通員工看到霍明朝,聯想到這兩人之前的恩怨,連忙識趣的出去了。

她走後,池鳶毫不客氣的抬眸。

“滾出去。”

霍明朝卻並不覺得生氣,頗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。

“池鳶,小叔拋棄你去接靳明月,你肯定很難受吧?”

池鳶覺得霍明朝是真的有病,明明她處處都冇好臉色,可對方總死皮賴臉的湊上來。

“確實很難受,你也知道我有多饑渴。”

故意說這話刺激對方,卻看到霍明朝愣在原地,許久才憋出一句,“你現在說話怎麼這麼粗俗。”

但他不想承認,他興奮了。

昨天池鳶說了那句——我是喜歡被他上,竟然讓他做了一晚上的夢,夢裡夢外都是她的聲音,她泛著紅暈的臉。

霍明朝活了二十幾年,不是冇有過青春期,但這是他成年之後,第一次因為夢見一個女人而丟臉。

早上他甚至做賊心虛的將褲子丟了,害怕那些肮臟齷齪的心思被人窺見。-